字号调整: ||

《净土十要》净土十要重刻序 02

明 四明鄞江沙门妙叶 集

智圆法师 讲解

课程音频下载   课程文本下载


三、法界第一缘起

是故建化门中,只论系珠一义。

“建化”就是建立教化,建化门中只是要说系珠这一个涵义。因为这都是在因缘上建立,有了因缘就好度,没因缘不好度。法界缘起是要下因缘的种子,所以就只谈到系珠这一义,他就讲怎么下圆顿的种子、下一乘的种子。

“系珠”,在《法华经》里,出自《五百弟子授记品》,也叫“衣珠喻”“衣内明珠喻”等,是法华七喻之一。在那一品当中,五百个弟子闻了法以后,五百个人得了授记,又听到宿世因缘,才知道佛是以无量无数的神通方便引导众生,在过去世已经下了一乘的种子。这个时候他们才真的信了自己的心,也信了自己的心决定成佛,没有了疑虑。当时这种状况,世尊给一千二百个人个个都作了成佛的授记,来满足佛出世的本怀。这可以看到,诸佛建立教化,其实就是给众生心中下一个圆种。因为众生本来是佛,这个种子下进去以后,尽管也久历坎坷曲折,但终究会醒过来,它就是因缘的力量。

所以,建化门中只是要说系珠这一义。系珠的比喻:在《法华经》里面,五百个人得了授记以后很感慨,讲了自己领悟的情况。说:“我们一向自己失掉了如来智慧,今天才知道本来没有丧失过,但我们以得小乘涅槃、得一点小智慧为满足,非常不应当。”这说明什么呢?过去系了珠以后,虽然暂时一段时间迷失,但终究以这个缘起会回来。

这五百个人就用系珠的比喻谈到自身的情况。这种情况就像一个人到亲友家喝醉了酒,卧倒在床。亲友因为有官家的事要出门,就以无价宝珠系在他衣服里,之后就离开了。这个人醉着躺在那里一点不知道,起身以后游行在外,到了外国。为了衣食的缘故,非常辛勤地求索,特别艰难。稍微得到一点就自以为满足,觉得现在很好,已经得到了这样的财富。后来亲友遇到他,就这样讲:“哎!真的!你这个人怎么为衣食沦落到这么艰难的境地?我从前想让你得到安乐,能够随心所欲地受用五欲,在某年某月某日曾以无价宝珠系在你衣服里,现在仍然在,你怎么不知道?这样勤苦忧恼来谋求活命,你太愚痴了!你现在可以以这个无价之宝换取所需,常常都能够遂心满意,不会再有缺乏。”当时五百个弟子得授记后就以这个比喻说明自身的状况。

然后他们又讲:“佛也是这样,做菩萨时曾经教化我们,让我们发一切种智之心,但我们很快就忘了,一点都不知觉。等到我们得了阿罗汉道,自己以为得了真实灭度,资生艰难,得少为足,可是一切种智之愿还是在心怀中,没有失掉。今天世尊觉悟我们说:‘你们所得不是究竟的灭度,我久远以来让你们种了成佛的善根,以方便的缘故示现涅槃之相,而你们却以为这是真实的灭度。’世尊!我们今天终于明白,真的是菩萨得授无上菩提之记,以这个因缘我们特别欢喜,前所未有。”

这个系珠喻就讲到,他们在长久以来,诸佛菩萨给他们下了因缘种子,由此终于在时节成熟之际幡然醒悟,明悟了自心本来是佛,真实入了一乘佛道。这个譬喻里,所谓的“亲友”,实际是指大通智胜如来时期的十六位王子和无数人民。亲友在他的衣服里系了无价宝珠,是指那个时候王子讲《法华经》,已经给他们下了一乘圆种。也就是,一旦闻法就成了种子,就在心中起作用,以这种助发的力量,终究会醒过来的。当时是不悟,就像迷醉卧倒一样,从此迷失,沉沦在生死里,就像在异国他乡不断漂泊那样。那时就忘失了一乘菩提之心,退而住在声闻地里,所以,稍微有所得就自以为足。后来亲友遇到了他,就像今天佛遇到我们,说:“你们真是的,怎么这样?”这是比喻,从前世尊说那么多的法,都是在弹偏斥小、喝斥淘汰,把一切小乘的心去掉。指示衣里有明珠,这是指今天闻了佛重宣一乘了义之法,开了佛的知见,使得我们都悟明了自己本有佛性。这是说,从前失掉了衣珠,今天又看到原本就在那里,因此,有这个宝珠得无穷的受用。诸如此类就知道,建化门中只是要说“系珠”这一个意思。

对此下面有三段深密的引证加以说明。第一段引证:诸佛说法;第二段引证:诸祖说法;第三段引证:普贤愿王。

第一段引证:诸佛说法

如法华妙典,广谈宿因。先圣以四释阐明,而必以因缘居首。

就像《法华经》,很详广地谈到宿世的因缘。天台智者大师以因缘释、约教释、本迹释、观心释四种解释,来阐明其中的大义,而一定以因缘释放在第一位。

天台解释:一、因缘释,又叫“感应释”,就佛和众生的因缘关系来作解释。教法都是由感应道交而兴起的,也就是众生作为能感,诸佛作为能应,众生自身具有善根因缘,就能感动诸佛来应机而设立教法。二、约教释,就是按藏通别圆四教的涵义,由浅至深解释经义。三、本迹释,这是要显示本门和迹门的差别,就是依本地和垂迹两门来领解法义。四、观心释,指了解法义,但如果自身的行没有随着解而起,解和行不相应,那对自己也没有利益,所以最后作观心释。这就是所谓的“四释”。其中因缘作为开始,没有因缘下面三种都没办法建立,有了因缘才开始设立教法,才真正应着众生的心,作恰如其分的引导,最终全数引回法界本地。

由缘匪一,故教网弛张。由教无方,故恩德贯彻。由恩不可穷尽,故得消归自己,领纳家珍。故知因缘,即第一义。

这一段具体讲到因缘为首,由于因缘而出现后三释的所以然。因为因缘很多,是多种多样的,也就是众生的机缘方方面面的情形不同,有些是已成熟,有些是未成熟,有些是这种状况,有些是那种偏执,因此,教网有各种兴废所摄的无数设立。

“弛”和“张”是讲弓,弓拉开的时候叫“张”,松懈的时候叫“弛”。也就是,诸佛设立教法都是应着因缘来的,有时在这边立,有时在那边废,总的来说,就是“为实施权”“开权显实”。为了引导众生悟入实法,知道真实的第一义,要设立很多权法,也就是以暂时的权巧方便,一步一步地引入。但是到了机熟的时候,又要废权说实,把权法废掉,然后才能显出实法来。像这样,当然就有各种教法层次的差异。

“由教无方,故恩德贯彻”,这是指本迹。诸佛教化没有什么固定的,所谓“随众生心,应所知量”,众生是什么样的心,就现出相应的量来。就像观世音菩萨,他的本地是佛,然而他的迹门就是应说何法得度就说何法,应现何身得度就现何身。这样就叫“教化无方”,不会死在一个点上,他总是应着众生的心而显现的。这样的话,就能够使得恩德贯彻而入于一切众生心。不是只现人身,而是还现畜生身、鬼身、天身等;在人中不是只现一类身,而是现无数类身;对于各种人现的相,也都是随着他们的心而现的,因此恰如其分,能够相合他们的心来作引导,这个利他的恩德能够贯彻进去。如果姿态高了,不相应,法高机低、法低机高,或者法不相合,这样就是想施恩也没办法入到他们心里。因此,这叫“有教无方”,或者有教无类、应机设教、普门示现、契机而立等等,都是“无方”的意思。

由于恩德没有局限的缘故,一切教法都能消归自己,领纳家珍。也就是,诸佛的恩德不会有局限处,他不会只把众生引到暂时的层面,而是会一直施恩,因此,依据佛的教法,一定能够消归自己,领纳家珍。佛法的究竟处是让人人都领纳家珍,“家”是本有,“珍”是如来藏妙明真心,有不可思议的性功德法。

这样就知道,因缘即是第一义。由因缘而与诸佛相连接,而佛的大悲之恩没有穷尽,又是应机而入、随机而设的,因此,终究把众生都引回法界本地。所谓“无不还归此法界”,所谓“一称南无佛,皆共成佛道”,所谓只要为诸佛智悲力所观照,为大悲铁钩所钩上的话,终究都是要引回法界本地的。因此说,因缘即是第一义。或者说,只要结好了缘,诸佛的设教彻入到众生心,渐次地或者直捷地要引回实际理地。这样去看,的确诸佛应化在世间只是一个本怀——为令众生开示悟入佛的知见,他所说的一切权教、实教,都是让众生回归菩提本地的方便。

以上就知道,因缘是起首的地方,而它最终就会回到第一义。

第二段引证:诸祖说法

从上列祖,极重时节因缘。良以无法与人,亦无语句。情种熟处,假说心传。倘其不然,契理而不契机,有句尽成非量。空华界里,无自立宗。

不但诸佛如此,从上以来的诸位祖师,也都极为重视时节因缘。佛种从缘起,都是从因缘而发起的。原因是,真实的佛法没有言说,也没有实法给人。就是在众生心识善根种子成熟之际,或者因缘到了的那个地方,祖师们就假借言语来引导,或者直接以心传心,这样来契到众生的心,把他们引回法界。如果不是这样,只是契理而不契机,那说出来的所有话都成了非量,或者无义,或者闲言语,这一切都成了戏论,不成为言教之量。因为空花界里没有自己立宗的事。

本来就没有什么法,都是空花,自身也没有要说此说彼的,因此,要从因缘来起教,没有因缘自己去说就成了废话。这些都说明,没有从因缘起教都成了戏论。这样就知道,凡是设立教法引导众生、以心传心等,都要重视时节因缘,从因缘当中来设教,从因缘成熟之际来传心,因为契到了机就有作用。

第三段引证:普贤愿王

华严大经,王于三藏。末后一著,归重愿王。

第三个引证是指,《华严经》是三藏中的王、经中之海,称为“根本修多罗”,其他经典都是它的支分。华严大经宣说毗卢遮那法界不可思议的种种庄严,而最终要证入不可思议解脱境界时,却重点归在十大愿王导归极乐上。

普贤菩萨以身垂范,引导华严海会诸菩萨众一致往极乐世界走,这就是因缘的一支。虽然讲到不可思议的解脱境界、不可思议的普贤大愿王境界,但如何来证入呢?一定要有方便。而这个方便如何达成呢?关键在因缘。因此,就引导大众都往极乐世界归。就是由于因缘在那里,一旦生到了极乐世界,就能够迅速成满普贤大愿海。就像《行愿品》中所说:“我既往生彼国已,现前成就此大愿。”最终也是发愿:“普愿沉溺诸众生,速往无量光佛刹。”这就表明,要在这个因缘门上去证入第一义,去真正地入不可思议的解脱境界。

 

 

思考题

1、(1)解释“系珠喻”的涵义。

(2)为什么说建化门中只论系珠一义?大师是如何引诸佛说法、诸祖说法和普贤愿王为喻来证成此理的?


分享按钮